<progress id="iv333"></progress>
    <sup id="iv333"><menu id="iv333"></menu></sup>
    <dl id="iv333"></dl>

      <th id="iv333"></th>

      <nobr id="iv333"><meter id="iv333"></meter></nobr>

              <div id="iv333"></div>

                <div id="iv333"></div>
                  
                  
                  <dl id="iv333"></dl>
                  <dl id="iv333"></dl>
                  <sup id="iv333"></sup>

                    <dl id="iv333"></dl>

                      <em id="iv333"></em>

                        <progress id="iv333"><tr id="iv333"><ruby id="iv333"></ruby></tr></progress>

                        <dl id="iv333"></dl>

                                    <dl id="iv333"><ins id="iv333"></ins></dl>

                                      手機版
                                      當前位置: 百鳴 > 行業信息 > 通訊行業

                                      飛象網

                                      網站地址:
                                      網站名稱:
                                      飛象網
                                      網站熱點:
                                      測試,業務,監管,芯片,信息化
                                      登陸狀態:
                                      正常
                                      網站品質:
                                      6
                                      世界排名:
                                      26647
                                      更新日期:
                                      2018/10/24 9:14:23
                                      網站介紹:
                                      CCTIME飛象網.是一家通信行業的綜合性門戶網站,提供通信新聞資訊、通信技術、產品、增值業務、解決方案、通信會展等多種服務。
                                      網站百科
                                      主持人:我們天極傳媒2007年IT風云榜將于2008年1月初舉行,在這之前,我們非常榮幸的邀請到業內資深專家,飛象網CEO項立剛老師,擔任我們通信板塊的評委,今天我們也邀請到他,為整個通信業做一個點評,現在請項老師對風云人物榜,現在人物榜有大唐移動的唐國安,還有已經從UT斯達康去職的吳鷹,還有華為公司的董事長任正非,我們想請您談談您對這幾個風云人物的一些看法。飛象網CEO項立剛老師  項立剛:各位網友早上好。我特別榮幸有機會能夠擔任IT風云榜的一個評委,同時我也特別愿意和大家一起分享我們對行業的一些當前的和自己的看法,我想我們IT風云榜事實上是對我們整個行業一個全面的概括,他不僅包括通信文化系,因為我對通信比較熟,我更多的談談我對通信方面的感覺,我們整個的板塊是有人物,有事件,有企業,把這個行業有一個全面的概括,那么首先我們看看人物的情況,這個人物是比較有意思的,一個是王建宙是運營商的代表,第二個是任正非應該說是我們設備指導上的代表,而且我覺得,我們這個風云榜,最有意思和最有價值的地方,就是他不僅看到了一些成功的企業,那些成功的人物,事實上也把那些從行業,比如說離開,或者是在一段時間內面對的一些困難和挫折的人也選進來,到我們這個風云榜中間,像吳鷹,像唐國安,我覺得,這代表了我們整個榜單的公正的態度,也就是說看這個行業的風云變化,不僅僅是看那種上升的,或者是比較成功的企業和人,也是看在這個過程中間,面對的一些困難和挫折的這些人物,從人物的角度來說,我想這次的4個人,就是代表的面很廣的,第二個就是事實上也是非常有特點的。  因為我們都知道,事實上前幾年中國移動王建宙從中國聯通跳到中國移動做CEO的時候,我們看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們的感覺,我們是覺得不是特別看好,或者不覺得會有根本性的變化,因為一方面來說,中國移動發展還是不錯在這種情況下,稍微做一點事情,正常的往前走,我覺得很可能是這樣的一個過渡的情況,但是事實上面,在王建宙到了中國移動這么多年,王建宙對中國移動的改造,推動,尤其是在執行人力,在內部管理體系的建立這些方面,應該說是做的非常成功的,那么我想在資本市場上面有著非常好的表現,那么我們一個基本的說法,就是中國移動的市值已經超過了其他三家運營商的總和,在很大程度上面,和王建宙的引導,和他在中國移動建立起來的執行體系是分不開的,我想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把王建宙選到我們這里面來,作為我們的風云人物,我覺得是非常適合的,非常恰當的,非常恰如其份的。我覺得這個選擇非常好。  第二個人物,比如說任正非,其實我想,可能華為不太愿意把任正非選擇進來,這不是說任正非不配,不是說任正非不應該被選擇進來,只是可能是華為的一貫的風格。他們不愿意更多的在外面去露面,不愿意更多的表現個人,但是我想從共有的角度看通信設備制造行業的發展,任正非可能是當之無愧的。我們都知道,中國現在的通信設備制造企業,能夠與華為匹配的可能真是沒有。雖然說中信的實力也是非常大,能夠和華為抗衡的可能就是中信,但是從總體數據上來說,還是有一些差距的,在這里面我是覺得任正非體現了一個領導者,甚至我是覺得體現了一個企業思想家的個人的魅力,因為我在這個行業待了很多年了,一直觀察著這個行業,事實上,在2002年左右的時候,當時我們看華為,我們覺得華為其實是很大的。甚至我們在私下議論,也許覺得華為有一天會突然跨下去。因為當時的時候,華為的戰略是什么,他不是所有的東西全面開發,他有一些方面,比如說像對于小靈通,比如說對于一些新的技術,他對他的市場各方面覺得不是很好的時候,華為會果斷的放棄他,他不是所有的層面上都能抓住機會,但是華為的長處是當他看準了一個方向,他可以集中力量,打精力戰,這跟任正非個人可能有很大的關系,就是他不會在所有的產品上面都往前走,但是他會在最有突破口上面集中力量,打贏一場戰略,然后改變整個格局,2002年的時候,我們那時候看,華為可能在小靈通等等上面,他不是處在很有利的地位,他的資產副產率也比較高,市場壓力也比較高,我們當時就覺得,很有壓力,我們覺得很可能會一夜之間就突然跨掉,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華為的長處在什么地方,就是他們能夠堅持,而且任正非他有他的戰略的思想,有戰略的思路,他能夠咬住牙,能夠帶著他的團隊,在最困難的情況下能夠堅持住。我覺得有點像毛主席長征一樣,在一個非常困難的情況下,但是看到了我們的機會在什么地方,我們的未來在什么地方,所以他是毫不猶豫的在往前走,這樣的以后,到了2003年,2004年,2005年的時候,在國際市場上面,出現了根本性的變化,那么今年我想華為的銷售收入,可能會達到110億美金以上,我看到這個數字的時候,說實話,我當時有點感動。  因為我們在中國,110億以上,他有50%,甚至有60%到70%是來自于海外市場,我們中國,為什么和美國人打家具出口的官司,美國就是美國人因為反傾銷,不讓我們的家具出口到美國去。中國政府出動力量來和美國打公司,去交涉,實際上總收入不過是10美金。但是我們能夠在海外市場能夠有幾十億美金的收入,這上面,不僅是華為一個企業的收入,事實上這也很大程度上體現的國力,體現了我們國家的發展,體現了我們的競爭能力,這種競爭能力,其實在很大程度上面,他的實實在在的意義,比我們發一個衛星的象征意義還要重大,因為發衛星對這樣的事情可能會有一個象征意義,但是他沒有實實在在的經濟上面的價值,但是做這樣的一些企業,在海外能夠取得很大的成功,事實上我們的產品是滲透到每一個美國老百姓的身邊去的,而且這些產品,使美國人感覺到,或者世界上其他的國家的人感覺到,就是我們中國的技術是很好的,我們的服務是很好的,我們的產品是很好的,這個我覺得對我們國際的提升,對形象的推動都是非常有價值的,我們中國如果有比較多的像任正非這樣的企業家,能夠把我們的企業,不僅在中國做得很成功,而且在世界的舞臺上面,很有建樹,那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強者,這種強大,比我們做一些形式上的東西,可能更有價值。  所以我是覺得,可能華為還是不愿意去談任正非,但是任正非被選了IT風云榜來說,我覺得是非常有意義的,也體現了風云榜的公正,和對行業觀察的全面。在這樣的一個過程中間,我也非常高興的看到,非常有意思的就是,我們這個風云榜不是忘記了我們這個行業曾經做了很大貢獻的這些人物,首先我們說吳鷹,其實我是覺得吳鷹這樣的一個人物,實際上體現了一個很有悲劇性的英雄人物的感覺。為什么這么看,一方面來說,像UT不過是十來年的時間,從一個非常不知名的小企業,發展成一個銷售額百億人民幣左右的一個大型企業,這個速度是非常快的,確實也是走得非常成功的,這個和吳鷹的領導能力和抓住市場的機會,和面對市場敢于搏擊的機會,是相關的。所以在很大程度上面,吳鷹的大胡子的形象,就是代表了UT斯達康,曾經有一個開發商說,吳鷹要是剃了胡子了,這個是要經過董事會同意的。所以他這個形象,確實代表了一個企業,甚至某種程度上代表了小靈通。  確實2007年,UT出現了比較多的問題,吳鷹最終離開的UT,這里面事實上,從管理角度,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可以去思考,可以去看的,其實我對比UT和華為,我曾經有一個說法,我說如果UT不是上市公司的話,也許他也會像華為一樣能緩過來,為什么,現在的情況是,UT其實他不是完全沒有現金流,因為小靈通還是在不斷的出貨,還是有很大的出貨,雖然說他的增長幅度沒有了,第二方面,資金也在尋找很多新的感覺,新的項目,比如說像FDTH,比如說相關的一些數據的這些方面的東西,那么當他面臨著一個轉折,一個困難的時候,如果他能堅持住,他能夠咬住牙,能夠熬下去,也許兩三年,UT仍然會有機會緩過來,但是UT的問題在什么地方,他是一個上市公司,他是要交報表的,他是要面對股東們的置疑的,這個報表交得不好,他就很難過日子,而且報表不及時交出來他就會面對譴責,而且在這樣的情況下,大量的投資者,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其實是不冷靜的,或者這些投資者,是比較短視的,那么情況不好,就要換領導。  事實上面,新的領導,他要了解情況,他要積累能力,他要形成凝聚力和核心的能力,他要看到長遠發展的機會,然后把這些各種力量聚集起來,把它做好,這個事情可能比一個面對困難的老領導,花的時間更多,其實對吳鷹來說,他面對的困難可能是所有的企業家都可能出現的,如果他能夠頂下去,我并不認為沒有機會,非常可惜,因為他們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很大程度上面,他們的決策權,他們的主宰能力,不是在吳鷹的手里,是在股東的手里。而資本是很浮躁的東西,或者說是很短視的東西,那么我想,吳鷹是被短視的資本給害了,所以這樣的一個人,在這個一個行業里作出很大貢獻,很大影響的人,離開了,我覺得我們不忘記他,我們理解他對這個行業的推動,對這個行業的影響,我覺得很有價值,很有意思。  較后我們就說說,唐如安是差點從大唐離開,我想,說起來,唐如安還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一直把他稱為老兄,他稱我為老兄,我也稱他為老兄,但是他實際比我稍微大點,做TD這樣一個事情,事實上面,我個人認為,不是水到渠成的,因為比如說政治,經濟,技術,包括管理體制,各方面的積累,各方面的走向,今天我們中國,對我們要推一個標準,然后把這個標準成為一個不但是在中國能夠成為應用的標準,甚至想把他推向世界,這是一個非常難的事情,不是我們各個行業都已經做到了水到渠成,而是有一批,有理想的科學家,有一批有理想的企業家,在想,我們要通過我們的努力,做一件事情,這件事情,是非常難的。  那么在這個事情的過程中間,有很多人,唐如安也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物,他是大唐移動的老總,那么這么多年,我們一直在交流切磋著。在開始的時候,非常不巧,他們的經濟實力,技術實力,各方面都遠遠不夠,但是還要決心來做這樣的事情,本來就是很難的事情,后來在發展過程中間,他們在不斷的擴展,不斷的利用各方面的力量,使我們的TD走向的今天這樣的感覺,也得到了我們國家政府的大力支持,得到了國家管理機構的基本認同,這是非常難的,我們在這閑說這幾句覺得TD好用不好用,有用不有用,不是那么容易的,因為在這里面,我有一個親身感受的過程,我曾經為TD這個事情,去采訪李默芳,當時的時候李默芳還是中國移動的總工程師,她當談到TD成為一個*標準的時候,他面對我的鏡頭,就哭了。不是熱淚盈眶,可以說是淚流滿面。  我當時看的時候,我非常的震動,為什么,事實上面,對于中國移動,用不用TD,尤其是他這樣的一個總工程師是非常慎重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面,他是有盈利的,作為他是一個運營商來說,他不一定想用TD,但是他還是這么有感情,因為作為他們老一代的科學家,他們知道中國我們的技術,我們要在世界上面,要有話語權,在這個世界上我們要有表現的能力,是非常難的,TD是*次,所以我知道,在整個的TD的過程中間,所有的人都面臨著巨大的壓力,唐如安也是一樣的,而且在這樣的過程中間,可能我們很多人,說到TD,說到大唐的時候,都很容易說到大唐的體制問題,尤其是一些比較年輕的,涉世不深的年輕人,說大唐或者用鄙視的角度,或者用鄙視的態度說大唐有很多體制方面的問題,這個問題影響到TD的發展,確實是這樣。  而且這個體制的問題,在某種程度上面,也影響了唐如安,唐如安在這個里面,他雖然是這個體制的組成部分,而且他也沒法改變這個體制,所以我一直認為,在他做這樣的一個事情,一方面他面臨著巨大的人才方面的問題,這個企業的發展,需要大量的技術積累,需要很多這方面的人才,這些人才是很難得的。而且我們都知道,通訊行業競爭非常激烈,像華為這樣的企業,他吸納的人才非常多,給出的工資相對也比較高,待遇也比較好。那么在大唐,就挺難的,那么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又要吸納人才,還要留住人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包括像待遇這些東西,我們回來再說,就包括像唐如安本人,事實上他的收入,如果以他的資力,他在行業的情況,他在大唐和華為和中信,甚至和一些比較大的企業,那些高層管理人員相比,他的收入都是非常少的,但是他們這些人,很多人是為了信念,是想把這個事情給做好,這是他們面對的人才問題。  第二他也面對著資金的壓力。事實上,這么長時間,國家給予大唐直接的投資是有限的,很大程度上,他們需要通過融資,通過私募,通過各種其他的方法,來拿到這個錢,這是一件挺難的事情,這么長時間,一直聽他們在想各種辦法要節約資金,然后在體制上面,確實也面臨著很多的問題和壓力,而且對這樣的體制中,不是唐如安的個人所能解決的。所以我是覺得,在這樣的一個過程中間,面對著巨大的難題,面臨著巨大的壓力,還是堅持把TD做下去,是很值得我們尊重的,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覺得我們4個通信人物,比較恰如其份的反映了這個行業的比較有代表性的發展和變化,我覺得是非常有價值的。  主持人:如果作為評委來講,因為我們是整個一個IT訪談,很可能到時候只是一部分人勝出,如果讓您來投票的話,您可能會投給誰呢?  項立剛:我是這樣想的,我不知道大概還有多少人會勝出,如果我要都能投票的話,我可能是把這4個人都投了。確實是這樣的,因為我是覺得,在IT行業來說,通信的權重,實際上是越來越大。我說實話,你們把這個領域,如果把企業的產值加起來,把IT這一塊的所有的企業產值加起來,把通信這邊所有的企業產值加起來,IT和通信是沒法比的,差得很多。因為不說中國移動這一家是幾千億的產值,像華為的產值,我們說到IT這個圈子里的這些可能也是大部分企業到不了這樣一個情況。  主持人:其實剛才項老師也對我們通信業界的4位風云人物做了一份點評,那么我們都知道,任何人物都脫離不開他所棲身的企業,那么我們整個通信業界的企業,很多也是因為人物或者是事件被推向了風口浪尖。正如項老師所說的,我們的新聞人物也都是跟整個他的企業是息息相關的,像我們今年的訪談當中,剛才提到的華為,和大唐,包括中移動,都是被熱切關注的企業,同時今年成功上市的展訊,也以3G概念股的身份登錄納斯達克,我們也想聽聽,項老師,對4家對登錄IT風云榜榜單的通信企業做一個點評?  項立剛:其實我們這么看的,如果看企業的話,我覺得不僅僅是4家,可能會更多一些,我想是這樣的,其實Intel也是和通信很不相關的,他一方面他以前是做過很多的芯片,包括做通信的芯片,比如說我們的摩托羅拉768用的都是Intel的芯片,然后對于WiMAX的推動,Intel是不遺余力的,而且今年可以說Intel和其他企業的共同推動下,WiMAX成為了3G的標準之一,這里面就是我想我好象今年6月份的時候,曾經跟亞迅做過一次交流,他有一個說法,就是到明年的時候,WiMAX會被集成到他們的CPU里面去,這個我想對于整個通信行業,是有一個很大的影響的,所以我想,所以我想,Intel這樣的一個企業,雖然他現在本質上面,他還是一個傳統的IT企業,但是他都在看到,通信行業的影響,也需要,也在試圖進入這樣的一個行業。我是覺得,他走了一條不同的路,這條路有可能也會非常強大的,這個我們也是非常關注的,這個是和我們的通信是很相關的。  國美其實和我們的通信也是非常相關的。因為他是一個手機銷售公司,他已經成為了一個很重要的渠道,我以前和薛立華有過交流,說到國美的時候,現在對他們來說,尤其對我們中小型國產企業來說,他們都在看國美的臉色,國美要進什價,可能就是什么價,甚至我聽說有一些說法,國美這樣的企業,他也會去做手機,因為現在手機已經放開了,我想這樣的企業,因為他掌握了渠道,實際上是有很強的爆發力的,這也是很相關的。然后說到微軟,微軟事實上面,其實現在的情況就是,因為大家都看到,微軟的發展,傳統的IT行業空間是沒有通信大的,現在中國用PC上網的人口,不過是一點幾過億,但是手機的人口,現在早就超過了5.3個億,估計現在是5.4,5.5個億了。那么這么多人口,如果有一天,他們會去用手機上網,而且我們現在的增加速度是很驚人的,我們在PC的時候,說上網,說增長的3000萬,5000萬,6000萬,我覺得從700萬增加到3000萬的時候,就花了很長的時間,但是手機一方面現在本身的手機,用戶的增長速度,每個月是5、600戶,而且現在人已經存在的數字,又變成手機上網的用戶的話,我們看到國外的基本水平,像韓國,SK比較高的話,他一年可以有20%的手機用戶,轉成用手機上網的用戶,那么中國如果一年是20%的話,那么是多少,那么就是一億多了。  也就是說,轉轉眼之間,我們手機上網的數,就會和PC上網的人數一樣多,那么一兩年就超過PC上網的人數,這是很容易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傳統的IT行業都是非常關心通信行業的發展。那么微軟,他們希望,他要把他的操作系統,變成通信行業的一個操作系統,所以,幾年以來,他一直在打他們的WindowsMobile。當然了,想在通信行業,有所建樹也是很難的事情。WindowsMobile做的也是很辛苦。但是他現在已經占領了差不多5%左右的市場,應該說還是有一些發展的,我覺得微軟肯定對這個行業也是虎視眈眈的,也是一個很有價值的企業,那華為我們就不說了,前面我們也說了很多,我想我們就不多說了,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通信行業的設備企業,而且華為我覺得有必要說的是我想他的亮點一個是在海外市場,第二個華為,以前我們都是認為是華為是傳統的設備制造廠,事實上面,我想華為也在成為我們中國手機制造的幾大企業之一,那么,他在海外捆綁的華為手機,還是非常成功的。幾百萬臺,幾千萬臺,我去臺灣的時候,看他們做的大幅的廣告,華為的手機,所以我是覺得,這樣的企業,還是很有潛力的。  當然海爾也做手機。這一兩年在手機這個方面做得應該說情況不是很好,但是他面向3G的手機,這些方面,他還是做了比較多的儲備和準備,我覺得這個企業也是很有意思的,聯想,聯想實際上面,這兩年,在手機領域,還是可圈可點的,尤其是在智能手機,在一些特殊領域,聯想已經處在了非常好的地位,而且他也是在國產手機這些里面,增長得非常好,而且盈利情況也是不錯的企業。所以我是覺得,這里有很大體現了我們通信行業的轉折。  再說分眾傳媒,其實分眾傳媒現在很大的程度,關心的很重要的內容是他們準備做手機廣告,手機廣告這樣一個全新的形式,到底應該怎么表現,他是用什么樣的載體進行表現,到底是用短信,還是彩信,還是什么,這都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我是覺得,現在可能這種沒爆發出來,但是這里面,蘊含著巨大的增長的潛力和新的機會。  蘇寧的情況,和國美的情況,幾乎是一樣的,事實上面,他們在手機的渠道上面,扮演者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然后再說大唐電信,大唐電信,我想是這樣,其實大唐電信是一個上市公司的說法,我建議還是說,應該用大唐集團,因為他這個里面,他不僅是有大唐移動,還有大唐電信,還有股份公司,而且他的微電子這些東西做的是非常好的,智能卡做的是非常成功的。而且這樣的一個企業,在整個集體發展中間,也擔負著一個重要的責任,重要的作用,我想對推動TD的發展也是功不可沒,這個企業在這個里面也是非常有價值的。  其實宏基也是在做手機。但是他在國內好象沒有拿到手機的牌照,現在也沒有牌照,我覺得很快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長虹,長虹也是跟手機相關的,而且也有他的手機公司。而且今年*特點就是手機的電視直銷,應該說還是取得了比較大的成功。然后中國移動就不要說了,前面點評王建宙的時候,已經說了,中國移動,現在取得了整個運營市場一家獨當的地位。如果國家不出政策上的根本性的改變,中國移動是不可動搖的,而且我是覺得和中國移動打交道,包括和各家運營商打交道,確實中國移動不是很好打交道,因為這個企業很大很牛,但是另一方面來說,確實我們看到,中國移動是有很強的執行能力,很強的組織能力,這個企業在管理水平上來說,我個人認為,在整個的國有企業的關系里面來說,中國移動的管理水平是非常高的,這個也是不多見的。TCL事實上也有一部分和手機相關的,但是他做得不是很成功的。那么Tom在線,事實上,我想Tom在很大程度上面,在移動增值業務這一塊,也是有很好的表現的,還有像艾瑞這些,都是做得不錯。  對于說展訊,展訊這個企業,目前來說,他還是沒有形成很好的收入,因為他主要是在做芯片,但是他的長處是相對比較專業,而且我想對我們中國企業來說,做好芯片,事實上,技術發展的一個根本,就是說我們一直在說TD標準,標準是什么東西,標準就是一個資本基本的框架的要求,把這個最基本的框架要求,變成實實在在的技術,和產品,這是非常難的,而且尤其是核心的這些技術和產品,我想芯片是最基層的東西,如果我們芯片能做得比較好的,那么事實上面,我們就會取得巨大的機會,我覺得咱們這樣一個企業,2007年很難說有特別好的表現,但是在他增長看到了一些切身的力量,就是說到了企業的時候,和我們通信相關的就更多的,而且這里面更豐富了,包括有運營商,有渠道,有增值業務,有設備制造,有終端制造。  主持人:包括像Tom這種SP,其實無論是人物和企業,發生在他們身上的這些事情,都被轉化為我們整個業界關注的新聞事件,正如項老師提到的,很多企業,很也許他本身并不是通信企業,這是目前的狀態,但是他都有這種通信的業務,但是在整個新聞事件,也會發生這種類似的現象,但是我們可能在業務上的交叉,也會形成行業上的重疊。那么新聞事件,按說2007年的新聞事件就更多了,我們也想聽聽項老師對新聞事件的點評?  項立剛:其實如果說到新聞事件,其實我關心的幾個比較大的,首先是關心的單向收費的事情,因為單向收費這件事情,是關系到中國幾億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他比任何一項我們說的,就是其他的事件,我說實話,包括IT行業的渠道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我覺得單向收費都更重要,如果從實際的的經濟規模來說,他可能他的影響不是幾億幾十億的問題,他會幾百億,幾千億,所以我對這個事情我是非常關心的。單向收費在今年4月份的時候,發改委和信息產業部召開了行業的價格座談會,我也作為專家之一被邀請去參加了這個座談會,那么在這個里面,我是這么想的,我看到了政府在這樣的管理體制中間,政府已經從原來的一個運營商的同盟長,開始變成一個獨立的管理者,政府在更多的代表老百姓的利益,當完全定出時間表,單向收費,這還是一個比較復雜的問題。因為這個中間還牽涉到一些技術的問題,不同的人,也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但是我想,我當時記得開會的時候,我們所有的專家,可能都會有一個共同的態度,就是*我們應該做單向收費。  第二我們能不能把這個速度做得更快一些,這是我們共同去想的。我覺得這件事情,肯定是會很快的,較后最終成為現實,因為其實現在的情況,就是大部分,我們都已經出套餐,各種形式,已經做了單向收費,而且這個我是覺得,他的實際情況,他對老百姓的影響他是深遠的。  第二個情況,我比較關心的就是手機可許制的取消,因為這個手機可許制的取消事實上面對于手機制造企業,他的影響是很復雜的,也很奇怪的,或者是影響也是很奇特的,因為這個情況是以前手機核準制,有很多企業想進入到這樣一個有巨大發展企業的行業,他們做不到,所以大家是很有怨言的,很有壓力的。所以都希望能夠盡快的取消手機核準制,那么當然這里面也有很多思考,比如說取消了以后,全世界大部分國家,有一個手機生產廠家就不錯了,在歐洲,現在著名的手機生產廠家不過幾個,美國也不過3、4個,日本我估計較后的情況也不過是3、4個,2、3個,中國現在也有幾十家手機生產廠家,而且中國還有一個很好玩的就是,在深圳,就是有兩千家黑手機生產廠家,這兩千家黑手機生產廠家因為手機牌照的取消,他們會有幾百家可能會浮到水面上來,成為一個有牌照的手機生產商,這樣的情況,對市場的影響是非常好的,是非常微妙的,也是非常奇怪的,說到底他會有一個什么市場的影響。可能我還要花一時間來看,但是不斷怎么說,這個事情,對這個行業,肯定是很有沖擊的。  那事實上,對老百姓也會有沖擊力,我也看到了,有一些黑手機的制造商,或者這些小品牌的制造商,他們做出來的手機的感覺,至少從外觀的這些基本感覺,他比那些大企業做得不差,甚至有一些功能更獨特,價格也很便宜,所以中國以后的手機市場,會不會成為戰國時代,這個未可知。所以這個事情,我覺得是非常有意義的,對我來說,很關心的。  但我還很關心TD的網絡設備招標,因為這個就意味著,事實上面,中國已經開始了3G的建設,已經開始了TD的建設,那試城市就是四川的網絡,很可能就是今年年底,明年年初,至多明年春節前后,九陽定下來。那么這個四川做完了以后,中國雖然說我們已經走的很蹣跚,走得很慢,但是我們還是實實在在的已經開始了3G的步伐,所以我是覺得,這個對我們的行業來說,還是很有影響,很有價值的東西。  再一個就是打擊SP,對這件事情,我的態度是這樣的,*我是非常支持的,因為這個過程中間,受害者是誰,是中國的普通老百姓,這是*。就是我們被PS搶了,被他騙了,然后我們每做任何業務,我們就被他收了3、4塊錢,這是不應該發生的。第二個就是說,SP有很多提供的這些內容,做的這些內容,是有違社會道德的,那么這種內容,大量的存在,對于這個行業,對這個行業的基本的發展,對社會的認同,是不利的,對這個本身的發展,一點好處都沒有,因為現在說起來說SP說手機,大家馬上會出現一個很負面的感覺,一想把手機號告訴別人,就嚇得要死,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就是因為出現了這些很負面的東西,如果沒有這些東西,怎么會這樣呢,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我們應該出臺政策進行打擊。  那么現在的情況就是,在這個打擊的過程中間,SP是日子不好過,但是我們也要看一看他為什么不好過,他是做了比較好的業務,推廣得比較好受到了打擊嗎?實際上不是的,他以前是用了不法手段,騙取了不該騙的錢,現在他沒有辦法了,所以他日子不好過,所以在這個情況下,我看這個問題就是,我們也知道SP怎么樣,其實我們這個行業發展也是需要SP的,但是我是覺得我們上的太快了,發售有點過頭了。我看過10家公司,說印尼的銷售額小1個億,你們多少人,但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就是在這樣一個大量的不太正常的情況,那這樣的公司,讓他日子難過一些,我想還是應該的。我想,對我們來說,我們可能做這個事情,實際上我們以后可能也會做這些相關的業務,但是我想對我們自己的提醒,我們還是做我們該做的事情。我們得吃點苦,做點事情,然后得到老百姓的認同,我覺得這個事情,其實是一個從長遠來發展,我覺得這個行業,對這個行業是一個很好的事情。這里面提到了與網通互補性協議,其實這個事情,這只不過是這些企業,想做一個市場的規劃,這個是很復雜的,其實,我是覺得,對于我們這個行業的發展,其實到是影響不大,很難有一個互補性的協議,來規范,事實上面,下面他們要進行市場競爭,他們有任務,有壓力,就是要去搶占別人的市場,他沒有新的業務,沒有新的增長,不搶占別人的市場怎么行。  那么我是覺得在這里面,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手機電視的標準,我覺得這兩年,我們中國的情況很好玩,就是大家對標準很感興趣,為什么呢,就是可能也是因為媒體的影響,這么多年都一直在說這個標準非常重要,我們經常聽媒體說,三流企業賣產品,二流企業賣技術,一流企業賣品牌,超一流企業賣標準,因為有了標準,就可以控制全局。所以我們就發現,現在大家對于做標準特別熱衷。第二個,為什么對標準熱衷呢,就是除了剛才說的,標準的重要,還有一個,標準做出來,企業是比較有利的,為什么說標準是對企業有利的,因為標準是最基本的要求和規范,這些東西,大部分還處在一個科研的層面,所以中國人對這個事情,還是比較熟悉的,或者是這個能力比較強的,較后我們會發現,比如說手機電視,很快的我們中國就會出來,五六個標準,那么較后你會發現,在世界上面,很少出現這樣的情況,為什么,因為在世界上面,很多標準后面,他不是一個標準,他是需要支撐的,支撐的情況是什么,他需要的情況比如是在核心芯片,周邊設備,相關的制造,各個方面得到支撐,這個標準才能成為一個有價值的標準,而我們經常的想法是什么呢,就是做成一個標準,得到政府的支持和認同,然后把他強制的推下去,再技術的積累,技術的支撐,看能不能成為一個實戰性的商用產品,實際上沒有下大功夫,做充分的準備,做充分的積累。  我曾經提出一個很重要的標準,在一起聊的時候,那個科學家說,我帶了6個研究生,用三個月的時間把這個標準給寫出來,一方面證明,他們是很有能力的,但是另一方面,這樣一個標準,還是做出來比較容易的。但是帶了6個人,寫出的標準,他能不能成為一個產品,能不能成為一個質量比較好的產品,到消費者中間去使用,這是有很大的距離的。那么我們現在的思路,就是我們的想法是我們有了這個標準以后,我們希望政府來推動,政府通過了以后,變成了一個強制的東西,我們再去推,而不是說我們自己本身有很多很好的技術積累,很好的這些。自己回來我們看,經常情況是這樣,當然比如說像西方的這種,他們也是有標準的,但是大部分情況下,做標準的情況,不是先討論好標準,然后政府去推,而是這個企業,比如說我說一個比較熟悉的企業,像高通,高通也是做手機標準的,而手機做的標準,他做的是(英文),他做的這個標準,他做這個標準的基本要求,然后做芯片,然后把這個產品給做出來,然后甚至他要做運營中心,他也不是借助政府去推這個事情,但是他通過這個東西,他已經形成了事實性的產品和覆蓋,那么這個標準就成為了一個事實性的標準,是這樣的一個做法,而我們的想法是什么,是把標準提出來,然后有沒有技術的積累,有沒有技術的支撐,有沒有產品這些都暫時可以不想,那么,這樣一個情況下,我們的標準制定,我個人認為是挺有問題的,在一定程度上是沒有價值的,而且很大程度上是延誤了我們產業的發展,我們把精力放在不該放的地方。所以我是覺得手機電視這個標準,這個充分體現了我們這個行業的一個特點,這樣的一個感覺,大家說句過分的話,就是不干正事,就折騰這些東西。我個人認為,對于2008年,我們能夠用上數字手機電視,我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因為這個情況是這樣,到今天,我們的標準,都沒有一個事實成型的東西。  那么我們的沒有一個網絡系統設備的建設,也沒有一些像樣的重大技術,2008年奧運會我們只有9個月了,這9個月內,我們可以把這個事情做起來,然后還能做到消費者認同和理解,我覺得這個是方位性的事情,以我對3G網絡,對通信網絡的觀察,一個網絡,跑穩定了,然后又有比較終端的支持,3年的時間,沒有3年時間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現在的情況是,我們已經2008年確實是一個機會,所以我最近正在寫一篇文章,說到就是奧運的3G機會,就是把奧運的3G機會,就是把3G的奧運機會激發,3G本來可以通過奧運獲得很好的機會,我覺得這個機會沒有了,實際上我們已經失去了這個機會,所以,這也是我覺得,一個和我們通信的關系比較大的,其他實施方面,我倒是覺得,比如說有一些,像網絡游戲,這些東西,比如說網絡游戲,其實我是覺得,這個對我們的行業,也還是有深遠的影響,因為以后這些游戲,肯定會轉向手機的游戲,而且就是這里面有一個實際上在中國還沒有發生,但是在世界上面,尤其是在美國,就是蘋果和谷歌,他們都在關注手機行業,這個確實是這么一個情況,因為手機行業的市場是非常巨大的。  當然了,可能我有一點通信行業的情節,或者是我主要是在通信行業,我還是認為,蘋果和谷歌想在這個行業,有所作為,他們是大企業,肯定會有所作為,但是說想大有作為,可能和我們宣傳的和感覺的,我覺得還會有一些距離,就是他們怎么有所作為,就是像因特爾和微軟,都在這個里面已經有所作為了,但是情況是這樣的,Intel據說是投入了100億美金,較后有10億美金的收入,較后Intel把手機芯片這塊給賣掉了,那么微軟已經投入了幾年了,那么他的市場占有率不過是5%的情況。那么谷歌和蘋果,想在整個這個河水中間,要分一杯羹,說這塊蛋糕是多大的蛋糕,這很難說,我對蘋果,我還是覺得,我更看好一些,他有強大的供應設計,成為他手機的基本支撐,我對谷歌基本不看好。因為他的那套東西,想放到手機里面去,他沒有什么長處,包括現在他推的這種,開發的手機臨摹,事實上面,這個是一說,就是很多IT行業的媒體人,或者是這些東西,很興奮的說,他在創造一個新的東西,那是騙自己,因為Reqwireless他就是一個開發的利用。Reqwireless早就成為手機的一個部分。但是Reqwireless并沒有抉擇,所以我們認為,這會成為一個很好的商業的范例,這個還很早,不是因為開放他就肯定能完成,這里面還是需要很多實實在在的問題去解決。  主持人:其實就是說如果拋開具體的案例的話,不是說拋開,而是說,如果從谷歌和蘋果的案例上,我們再拔一個高度的話,就是說傳統的IT,甚至就是說互聯網企業,都在向移動領域去滲透,包括我們的移動企業,包括像諾基亞這個企業,他的歐美,他就宣傳我們要成為互聯網公司的領導者,就等于說兩個領域要不斷去融合,其實我們昨天在進行2008年通信產業的發展形勢報告會上,楊培芳老師也指出說,電信最終是會走向互聯網,就等于說這兩個領域會不斷的融合,我不知道項老師您對這個觀點有什么高見?  項立剛:兩個行業在不斷的融合這個是毫無疑問的,這個我是完全同意的,但是我們首先要把互聯網,把這些概念,就是擬得更加清楚一些,我們說諾基亞也說他要成為一個互聯網公司,說這個時候,我們會有一種本質的感覺,我覺得我們一定要感受清楚這樣的東西,我們本身的感覺會說,我們會不會說諾基亞也會成為像谷歌,像雅虎,或者是說比如說像斯特,或者是相關的企業,不是這樣的。其實我是在覺得,我們在說,像說到移動互聯,說到諾基亞他理解的互聯網,實際上跟我們傳統的互聯網不一是回事。諾基亞認為,我們以后的手機,都會變成一個移動的產品。手機都會變成一個上網的工具。但是這個上網的工具,是用我們傳統的方法去上互聯網,還是用一種新的感覺。  比如說他會成為一個音樂分享的工具,他會成為一個新的游戲平臺,而這個游戲平臺,是和我們去訪問一個網頁,包括我們說,我們以后通過互聯網獲得新聞信息,不一定要去訪問某一個網站,比如說訪問一個雅虎網站,訪問新浪的網站,不是這樣的,可能他是基于不同的平臺,比如說基于一個wap平臺,那么他這個形式和以前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我是認為,這個未來的移動時代的網絡,和我們心目中傳統的互聯網,不是一回事,當然他最本質的東西是什么,就是以前通信,我們打固定電話的時候,是固定的語言,到互聯網的時候,就變成了一個數據的時代,那么移動也會從一個語音,變成一個數據的時代,這個本質,這肯定是會有的,往這個方向去發展的,是會變化的,然后在這個里面,出現新的業務結構,業務模式,表現形式和傳統的,我們心目中的互聯網是不一樣的,當然也有人說了互聯網是在不斷的發展變化的,就是一切都是互聯網,如果你這么說,我就沒話可說了。如果你要認為互聯網是在不斷變化的,各種形式都叫互聯網,那么可以說是互聯網可以是無重大的概念,那從這個意義上面,互聯網就沒有什么價值了,因為這個概念沒有價值,因為他沒有一個很切實的利害關系。那么我很切身的理解現在的互聯網,那么我想,基于手機的這個移動,這個網絡體系,比如說有人把他叫做移動互聯網,事實上,跟傳統的互聯網是不一樣的。  主持人:好,那剛才項老師,通過對人物,事件,以及企業的詳盡的點評,幫我們把整個2007年通信業界做了一個非常好的回顧,我們在此也感謝項老師,擔任我們2007年IT風云榜的評委,同時也感謝他精彩的點評,謝謝。
                                      類似“飛象網”
                                      與“飛象網”相關的網站
                                      十一选五怎么玩法规则